相关文章

行政诉讼:官民矛盾“缓冲器”

  □ 本报记者 魏 然

  “近年来,我国进入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大量行政争议通过诉讼渠道进入人民法院,行政审判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已成为与刑事审判、民事审判并列的三大审判之一。”近日,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周玉华向省人大常委会报告全省法院行政审判工作情况时说,行政诉讼作为法定的化解行政争议、解决“官民矛盾”的主渠道作用日益显现,“缓冲器”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防止不当干预 消除群众疑虑

  某企业欠缴社会保险费,职工向劳动局申请处理未果,形成诉讼。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局负有查处企业欠缴社会保险费行为的法定义务,遂依法判令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处理决定。该案判决后,劳动行政部门对类似情况,均以该案裁判为例,督促企业履行缴费义务。

  据了解,我省各级法院强化诉权保护,对符合法定受案范围的坚持“应收尽收”,对涉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实行提级管辖、指定管辖、交叉审理,防止地方不当干预,行政诉讼“告状难”、“受理难”的问题基本缓解。强化平等保护意识,平衡行政执法阶段相对人法律地位不对等的反差,在诉讼指导、法律释明等方面向原告适当倾斜,指导其正确行使诉讼权利,并强化行政机关的举证责任,努力消除“官官相护”的疑虑。

  3年多来,共审结土地资源、房屋登记、劳动保障、城建拆迁等一审行政案件30734件,有效维护了公民合法权益。去年全省法院行政案件结案率为98.9%,一审裁判正确率为99.7%;一审服判息诉率为92.2%,经过二审后的服判息诉率为99.3%,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上诉率、改判发回率、申诉率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特别是申诉率已经连续5年保持全国最低。一些法院实现了行政诉讼“零上访”。

  维护合法行政行为保政令畅通

  某市违法占地、违章建筑问题比较突出,国土资源管理部门进行了集中执法和整治活动,并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案件数量多、执行阻力大的情况下,法院精心组织、分工配合,在严格审查行政处理决定、认真做好被申请人思想工作的基础上,3年多来共执结1000余起案件,为整治土地市场、加快城市建设、美化城市环境提供了有力支持。

  3年多来,各级法院认真落实合法性审查原则,共判决撤销、确认行政行为违法或无效、判令履行法定职责5014件。在加强监督的同时,积极维护合法正确的行政行为,确保法律实施和政令畅通,共判决维持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6221件,特别是大力支持行政机关依法制裁违法占地、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破坏自然资源、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等行为,审查执行行政机关申请的非诉案件27388件,维护了行政管理秩序,促进了社会管理创新。

  力求以和解方式解决纠纷

  某市400余名村民要求镇政府公开村委账目未果,对立情绪激烈。法院受理后积极争取县委领导及各方面支持,督促镇政府做好财务公开等工作,共同协调化解矛盾,成功促使当事人和解撤诉,避免了群体性事件的激化升级。

  为积极缓和社会对抗、冲突,消除积怨,我省各级法院把妥善解决行政争议、化解“官民矛盾”作为工作主线,努力使行政争议在诉讼程序和法制化轨道内解决。在不违反法律规定、各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积极协调各个方面,平衡各种利益关系,引导当事人以和解方式解决纠纷。3年多来,经法院做工作原告自愿撤诉和行政机关改变具体行政行为后原告撤诉的58767件,占全部一审行政案件的65%,行政诉讼作为“官民矛盾”的“减压阀”、“缓冲器”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加强与党政部门的协调配合,促进行政诉讼与行政复议、行政调解的有效衔接,3年多来妥善处理10人以上的群体性案件317起。

  “告官不见官”现象较普遍

  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通过对法院行政审判工作进行专题调研发现,当前行政审判工作还存在以下主要问题:

  行政审判社会影响力有待进一步提升。由于宣传不够,同时受传统观念影响,不少群众对违法行政行为不知告、不敢告、不会告,对行政诉讼信心不足,“信访不信法”现象依然存在,行政审判工作缺乏应有的权威性。

  行政审判司法能力还有待进一步增强。有的法院领导和法官对行政审判工作存有畏难情绪,积极性不高。群众告状难、申诉难的问题在个别地方还未得到很好解决。有的法院违规提前介入行政执法活动,诉讼中不当迁就行政机关。

  行政审判外部司法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有的行政机关对行政诉讼存有偏见,依法接受司法审查的自觉性不高,不当干预行政审判工作的情况时有发生。有的行政机关不积极履行诉讼义务,在法定期限内不提供答辩状,只委托律师而不派工作人员出庭,群众“告官不见官”、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偏低等现象较为普遍。